公告:
万和城生活小知识,天天有惊喜,12小时美女在线活动咨询,万和惠州中信凯旋城专卖店
详细内容
保定拆除万和城小区东侧万余平米“违建市场”时间:2019-12-21 10:31:12   浏览量:233

10月14日10时许,记者在鲁岗路北侧的拆违现场看到,有工人正在拆除彩钢房,挖掘机正在对路东侧的违建进行拆除。高新区执法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位于鲁岗辛庄东路上的市场形成于2013年,未经城乡规划等主管部门审批,违建门脸近400间,(其中砖混结构150余间、彩钢结构200余间),面积共计1万余平米。

该负责人介绍,由于该市场多为彩钢房和砖混房,消防隐患极大,同时严重影响周边交通出行,同时也造成了市容环境脏、乱、差,导致周边群众反映强烈。

走访中,有周边市民介绍,此前,该路段违建“卖什么的都有,也没人收拾,垃圾遍地,特别影响环境。”此外记者了解到,在该市场拆除后,周边还有河北新发地便民市场等地可供市场采购,基本能满足日常需要。就在拆除现场,一位家住在附近的市民经过时不禁脱口而出:“这事干得漂亮!”

对此,该局在经过前期大量工作后,从10月10日开始,在市“一区三边”办公室和保定市执法局的指导下,该局组织人员和设备,对这一路段的违建进行了集中拆除,目前已基本拆除完毕,正在进行拆后垃圾清理工作。

据悉,此次拆违行动中,共出动执法人员30人,民警20人,吊车、铲车、清运车等施工车辆13台,施工人员25人,上周,该局已对鲁岗路南侧的违建进行了拆除和清理,本周起将对鲁岗路北侧的违建进行拆除。预计近两天内将全部拆除并清理完毕。

此外,记者从该局了解到,在对这一路段的违建进行拆除后,下一步,相关部门将对该路段进行市政道路拓宽并对周边市容环境进行集中整治。


 三天不到的时间,末末就把东西一点一点搬进了新房子。不知道谁说的,女人发起狠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末末这次就横了心要和傅沛一刀两断老死不相往来。

    她先是为了安定傅沛的心,给他发了一通长长的短信,说她需要一点时间冷静下来考虑两个人之间的事;再来就是跟王珊表达了自己绝对绝对不想介入她和傅沛之间,希望王珊配合,拖住傅沛,让她用最短的时间搬出去,这一点上她们倒是达成了协议。所以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下,末末搬进了顾未易的家,成了他的……佣人。

    他是真把她当佣人使唤,饭都她煮也就算了,连拖地洗衣服洗碗都是她在做。并不是顾未易吩咐她去做,而是他根本不做,成天翘着个二郎腿。一个屋檐下,末末见不得脏乱,只得认命去收拾,她在家照顾哥哥弟弟照顾惯了,对性别这东西其实不大在意,所以不管内衣外衣,内裤外裤的,她看到就丢在洗衣篮里顺手拿去洗。因为这样还把顾未易气得半死,那是他们住一起的第二个晚上,他从外面回来,看到她在阳台晾衣服,刚开始他没在意,坐在沙发上跟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后来发现她拿呀拿呀,就从洗衣机里拿出一条男式内裤,他瞅着眼熟,老半天反应过来是他的,忙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从她手里夺过来,脸红了半天讲不出一句话来。末末看他小脸蛋儿红扑扑的,煞是可爱,就逗了他几句,把他气得够呛,直到现在都没给过她好脸色看。

    “顾未易,我明天开始实习,吃饭问题要你自己解决了。”末末洗完碗,和在客厅看电视的顾未易说。

    “饿不死我的。”顾未易没好气地说。

    末末有点无奈,真不知道这位大少爷到底怎么了,不就洗了他的内裤嘛,至于么?

    她走过去坐下:“这样吧,你以后内裤自己洗,行了吧?”

    顾未易坐直了身子:“我有说什么吗?”

    “那你一天到晚摆什么臭脸?臭脸很时尚啊?”

    顾未易突然意识到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你为什么不怕我?”他知道自己臭脸的时候其实蛮吓人的,所以一般不会轻易把情绪表现在脸上。他之前的女朋友小姐脾气,动不动就大闹小闹的,但是无论怎么闹,他只要沉下脸,不过三十分钟她就自己泪眼汪汪来撒娇道歉。司徒末倒好,他都摆了三天的脸色了,她每天视而不见地笑傲江湖,现在才来问怎么回事会不会太晚了一点,何不等到把他气死再来他坟前洒一抔黄土?

    末末撇撇嘴:“你这算什么啊,我人生都不知道遇到多少臭脸达人了,你算功力浅的了。”末末小时候家里经济不好,爸爸压力大,所以一天到晚冷着个脸,后来爸爸变慈祥了,哥哥爱耍酷,又是一天到晚冷着个脸,弟弟也是常常仗着自己是家里的小霸王而爱发脾气,再后来遇到傅沛,他那大少爷脾气呀,臭脸简直就是他的标志。多年来的经验证明,爸爸并不会因为女儿害怕就笑逐颜开,哥哥也不会因为妹妹难过就放弃耍酷,弟弟也不会因为姐姐生气就给好脸色,傅沛就更不敢指望了。所以末末很早就知道,臭脸的人只是自个儿脑子拐不过弯来,就算她百般讨好也是没用的。

    顾未易听她这么一说,反而不知道怎么说了,说多了也显得小心眼,世上最让人火大的事莫过于明明气得要死,却找不到点可以发脾气。

    末末等了半晌都得不到顾未易的回应,干脆回了自己房间。

    第一天到公司报到,末末难免心里不安,进了公司,她的不安很快就让大胡子叔叔给安抚了。

    大胡子叔叔本名李钢铁,他特自豪这名字,觉得是铁铮铮男子汉一条,所以规定公司上下都得叫他铁哥。

    铁哥是负责带末末的人,他把末末的办公桌安排在最里面的一个角落,就在晓晴师姐的旁边,以便末末随时向师姐请教,以及他随时来交代末末做事的时候能顺便调戏师姐。

    末末上午的工作是把一些客户资料输入电脑,挺无聊的,和她想象中的广告人的激情完全挂不上钩。午休时间末末趴在桌子上休息,被很小声的调笑声吵醒,偷偷睁开眼,从手臂缝隙中看出去,只能看到师姐办公桌下有两双交叠着的脚,一双是男式皮鞋,一双是红色高跟鞋,看得出男人是把女人抱在膝上的。末末知道高跟鞋是师姐,因为师姐早上才很得意地炫耀给她看过,但是皮鞋就不知道是谁了,反正不是铁哥,因为铁哥是穿拖鞋上班的。末末没想到第一天上班就让她撞到这种大八卦,吓得她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恨不得与桌子融为一体。

    后来两人相携着离去,末末才松了口气,但还是不敢动,硬是趴在桌子上等手机闹钟响。

    下午铁哥给末末分配的还是一些输入工作,她不着痕迹地瞄了他的鞋子好几眼,心里盘算了好一会儿,大概就推敲出怎么回事了。早上他穿的还是拖鞋呢,下午就换上皮鞋了,虽然他的皮鞋和她中午看到的是同一款,但是明显新很多……

    末末眼珠子转了一圈,把好奇心吞回去,好奇杀死猫,该忍还是得忍。

    “末末,你中午去哪了啊?”师姐突然开口,“我出去了一会儿后回来找你吃饭都没找到。”

    “你中午又去了哪里?”铁哥抢在末末前问。

    “你管我那么多。”师姐说,手绞着铁哥的T恤,眼睛对着他的脚使了个眼色,“还不明白么你?”

    铁哥笑了,问末末:“那你中午在哪里吃的饭?这附近你弄熟了吗?”

    末末说:“挺熟的,其实我现在住附近,中午我在楼下的那家餐厅吃的,吃过饭后就一直趴在桌子上午睡。”

    师姐放开绞着铁哥衣服的手,说:“午睡啊?这不是学生时代的习惯嘛,我可早就改了这个习惯了,你还能睡着吗?”

    末末笑笑:“当然能睡着了,我的外号可是睡神。”

    铁哥敲了敲桌子:“你们唠完了没?完了就工作。”

    末末赶紧坐好,要开始工作,师姐拉起她:“你别理他,他这人没句正经的。”

    “晓晴!”铁哥语气多了点严厉。

    师姐摆摆手:“知道了,知道了,末末,我们工作吧。”

    铁哥缓了口气,伸手弹了一下师姐的脑袋,无奈地说了声“你呀”。又跟末末说:“司徒,你学会计的吧?”

    末末点头。

    “那以后公司偷税漏税的事就交给你了哦。”

    “啊?”末末愣住。

    “哈哈,跟你开玩笑的啦。”铁哥拍了两下末末的肩膀,差点把末末拍得呕出一口血来。

    末末和师姐都找不到好笑的点,只得面面相觑。铁哥面子上下不来,清咳了一声:“司徒,刚进公司还没人教过你职场的伦理吧?”

    “呃?”

    “下次上司讲笑话的时候记得要笑。”

    “……”

    晚上七点多,末末回到家,站门口掏了半天包,才发现早上出门太匆忙,忘了带钥匙,按了半天门铃也没人来开,掏出手机时突然想起她居然没有顾未易的号码,打电话去他们宿舍问,又怕被傅沛接到。末末泄气地坐到地上,像小时候提前放学时坐在门口等妈妈下班一样,有一点点累,有一点点心酸。

    顾未易出了电梯就见到司徒末跟虾米似的卷成一团坐在门外,头放在膝盖上,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地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叫了两声她才回过神,一脸茫然地看着他说,我等你好久了。

    他愣了好几秒。今天他回学校了,打篮球时阿克告诉他,傅沛都快得神经病了,每天拿个手机坐在阳台抽烟,谁都不搭理。后来他去找傅沛一起吃饭,傅沛说,顾未易,我当你是兄弟,我就直说了吧,我猜得到你对末末有那么一点意思,也知道末末现在和你住一起,我是对末末做了一些很浑蛋的事,我在等她气消,我和她都是这样的,她气消了就会理我的,所以,我劝你把你那点心思掐灭了,我和末末之间不是你可以插脚的。

    但是她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他说我等你好久了,他的心就坍塌成一座废墟了,哪里还能躲得过?

    顾未易掏出钥匙开门,说:“司徒末,你不会打电话给我么?”

    末末挣扎着要站起来:“我刚发现我没你手机号码啊。”蜷着坐太久了,她手脚有点发麻不稳,幸好顾未易及时拉了她一把。

    “你在外面等了多久?”顾未易边开灯边问。

    末末看了下手表:“七点下班的,大概两个多小时吧。”

    “吃过饭没?”顾未易往厨房走。

    末末把自己扔进沙发:“吃过了,我今天真倒霉,第一天上班就撞破奸情。”

    顾未易从厨房端出一杯茶,递到末末手边,末末傻乎乎地接下:“给我的吗?”

    他瞪她一眼:“快喝。”他刚刚拉她一把的时候发现她手冷得跟什么似的,这种初春的天气最容易感冒了,她坐在门口傻乎乎地等,如果他再晚一点回来怎么办?

    末末一阵感动,凑上去深吸了一口茶香,然后小心翼翼地捧着,像是用手圈起一个茶色的湖,热腾腾的水汽慢慢熏上她的眼睛,给眼睛蒙上一层带着茶气的雾。

    “喝呀,发什么呆?”顾未易催她。

    末末啖了一口,暖暖的茶水从唇齿滑过喉咙,滑入胃,末末看茶杯上刻着一圈字,无论从哪里断句都可以成为一句诗——可以清心亦,以清心亦可,清心亦可以,心亦可以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