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万和城生活小知识,天天有惊喜,12小时美女在线活动咨询,万和惠州中信凯旋城专卖店
详细内容
万和城平台注册绿都万和城“邻居,一起来!”百家宴时间:2019-12-21 10:33:09   浏览量:513


本次朴里节是万科物业及睿联盟在常州举办的第三届以“邻居,一起来!”为主体的百家宴活动,现场组织了各具特色的互动项目和丰富多彩的节目,将往日互不相识的友邻齐聚,是邻里之间感情激增的桥梁,展现社区力量。


时间回溯到下班前,铁哥突然出现,跟末末说明天有一个明星要来拍广告,让末末明天穿得专业点,和他一起去拍片现场。末末斟酌了半天都不敢确定广告这行的专业服装什么样,只得请教师姐,师姐挺不情愿地跟她说要穿得时尚点而且要穿高跟鞋。师姐喜欢那个明星很久了,想跟去看,但是铁哥说什么都不同意,所以师姐对于末末能够跟着去的****运给予强烈的谴责。

    末末一下班就去买了双高跟鞋,她本来是有一双的,但是那双特打脚,穿过两次,每次都整得她死去活来。回到家,趁顾未易不在,她简单吃了碗泡面就开始练习穿高跟鞋走路。她之前虽然因为面试穿过几次高跟鞋,但是走路的水平实在有限,走几步还能唬人,走多了就原形毕露。大概来来回回走了二十多分钟,顾未易回来了,手里还提着吃的。末末看到纸袋子上那大胡子老人头,咽了咽口水,渴望地看着他。

    顾未易无奈地把东西递向她:“本来就是买给你的,少那么可怜兮兮。”

    末末欢呼一声向着肯德基冲过去——悲剧就这么发生了。

    被食物蒙蔽了双眼的末末忘了脚上还蹬着一双七厘米高的鞋,于是……末末扑腾着摔了下去,于是……由于“距离=速度×时间”,而已知末末和顾未易之间的距离<末末的速度×末末在空中的时间,所以末末就光荣地……扑倒顾未易了。再由于末末的身高和顾未易的身高之间不知道怎么回事的神秘数学问题,末末扑倒顾未易的时候,呃……那个……就……嘴唇和嘴唇零距离接触了。

    已经够尴尬了吧?来,跟着上帝一起摆摆手,摇摇头,不够的,不够的。

    末末和顾未易手忙脚乱地要离开对方的身体时,呃……那个……忙中有乱,末末的手撑在不该撑的“东西”上,然后……那个不该撑的“东西”有了传说中年轻气盛的雄赳赳反应。

    “哎——”末末干脆从床上坐起来,刚刚顾未易那家伙怎么说的来着?他说,司徒末,你也太饥渴了吧?如果你真的那么需要,我们可以商量一下的。啊——顾未易这个贱人!他几天没对她说尖酸刻薄的话她就误以为他是个好人了!末末发泄地捶了好几下枕头,又躺回床上去,两秒后,弹起来,他……他有反应!他对她有反应,而且好死不死她刚巧是个女的,所以……根据逻辑上的推理,

    “∵A=B,

    ∵A=C,→∴B=C,

    又∵C=D,→∴B=D”,

    也就是说,他……对女的有反应。所以她之前幻想了一堆他和傅沛的爱恨情仇都是脑子进水了?末末突然轻松起来,有了自嘲的心情。哟呵,这么偶像剧的行为她都做得出来,不去写剧本真是太可惜了呀,要是让顾未易知道,她以为他喜欢傅沛,会不会杀人灭口?

    顾未易倚在床上翻书,每看几行字就忍不住停下来,听听隔壁的动静,有时是噼噼啪啪的声音,有时是懊恼的嚎叫。他抚上自己的嘴唇,真痛啊,她的门牙就这么硬生生地对着他的唇磕下来,明天要好好看看她用的是什么牌子的牙膏,牙齿这么坚硬!嘴角忍不住地想上扬,他清咳了一声,硬是压下想笑的冲动,翻过一页书,看了两行才发现,前面那页其实没看完,于是又翻回去看,隔壁又一次传来捶打东西的声音,他最终还是忍不住轻笑出声。

    第二天,末末跟着铁哥到了拍摄现场。

    末末生平第一次见到活的明星,呸呸呸,大吉大利,她也不想见到死的明星。老实讲,末末其实不认识那人,高中时末末住校,很少看电视,就绝了追星这一条路,上大学后对这方面也兴趣缺缺,所以她对明星的了解程度停留在了四大天王和四小天王的那个年代。但是末末还是可以看出他人气挺高的,拍摄现场里三层外三层地围满了他的粉丝,据说有些还是从很远的地方搭火车来的。那明星长得挺帅,也没摆什么架子,就是不爱搭理人,估计是性格使然。

    末末一上午都跟在铁哥身边观察他怎么和导演以及工作人员沟通。铁哥认真工作的样子挺唬人的,跟在办公室里那个爱强迫人听他冷笑话的怪大叔判若两人。

    午休时,末末去买水,回来的路上被三个女孩子围住,缠着说让末末去帮她们要签名。三个女孩子看起来应该是高中生,但是伎俩挺高的,泪眼汪汪地说她们是搭了两天的火车才来到这里的。末末明知道她们有可能是说谎,还是心软答应了,也只有她们这个年纪,才会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喜欢到近乎迷恋的地步吧?

    末末怀里揣着三个小本子和水,犹豫了半天才靠近那个明星:“呃,林先生,要不要喝水?”

    “不用了,谢谢。”他根本连头都没抬。

    末末回头看了看,三个女孩子眼巴巴地望着她,她在心里叹了口气,说:“林先生,是这样的,有三个你的……粉丝,从很远的地方来的,希望你给她们签个名。”

    林直存这才抬起头看了末末一眼:“不好意思,我不方便。”

    末末没想到他拒绝得这么干脆,有点恼火,不就是举手之劳吗?又不是手断了,哪里不方便了?可惜虽然恼火,她也不敢说什么,只得讪讪地离开,对那三个女孩子说:“不好意思,公司规定了不准签名。”

    一个女孩子泪水就掉下来了:“姐姐,你帮我们偷偷给他签吧。”

    末末一看到那孩子哭就慌了,眼泪是末末的罩门,她自己不爱哭,所以一看到别人的眼泪就觉得特别矜贵,忙说:“好好好,我再想想办法,你别哭啊。”

    末末回到林直存身后,犹豫了一下还是凑上前去:“林先生,真的不好意思,你就帮她们签个名吧,她们真的很喜欢你。”

    他有点不耐烦地放下手中的纸:“我都说了不方便。”

    末末顺口就呛了一声:“哪里不方便?”

    他挑起眉,笑了:“哪里都不方便。”

    末末被他突如其来的笑搞糊涂了,抱着一丝希望说:“签个名要不了你多少时间的。”

    “司徒!你在这里干什么?”铁哥的声音从两人背后传来。

    末末有点像做了坏事被老师抓到的小学生,往后缩了一步:“呃……他的影迷让我来问问看可不可以签个名。”

    林直存傻眼。这女的也太傻了吧?就这样直说?也不怕被骂?

    铁哥沉了脸,吼:“我是让你来工作的,不是让你来帮着粉丝追星的!你脑袋里装了什么?你这样会影响到工作的进程知不知道?”

    末末被吼得一愣一愣的:“签个名用不了一分钟的。”

    铁哥火了:“你是白痴啊,你看不到外面到底围了多少人?你帮忙签了一个就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不如我们就不要拍了,让你给他开个签名会如何?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作专业?”

    末末低下头,咬着下嘴唇,挤出几个字:“对不起。”

    铁哥口气缓了下来:“跟我道歉干吗?跟林先生道歉。”

    末末向来都是知错就改的人,生平错的最久的事是喜欢上傅沛,但看清楚了也就改了,这种小事当然入不了她眼,她转身就给林直存一个45度的鞠躬:“林先生,对不起,打扰你了。”

    林直存突然很好心情地说:“我是可以帮你签,但是只签你手里这三本。”

    末末有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点头如捣蒜。

    末末把本子递回那三个女孩:“好了,你们快点回家吧,不然家里人该担心了。”

    三个小女孩感激涕零,之前哭的那个孩子突然从兜里掏出一个MP3说:“姐姐,能不能求你最后一件事?”

    末末心里警铃大作:“不可以,我要去工作了。”

    她往末末手里塞MP3:“求求你了,你让我们家亲爱的帮我录一个叫床声。”

    末末惊讶地看着小女孩。叫床声?是她太跟不上时代还是这世界变得太快?

    “姐姐,你脸红什么?我是说叫我起床的声音。”那女孩子见末末脸红,忍不住说。

    末末为自己的肮脏思想感到羞耻,把MP3塞回那孩子手里:“我真的帮不了你们了。”说完赶紧快步离开。

    一天繁密的工作结束,坐在回家的公车上,末末才觉得疲惫一点一点地侵上来,塞在高跟鞋里的脚痛得她直想骂脏话,中国女人真是命苦,刚从裹小脚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又开始堕入高跟鞋的苦海。

    到家,末末看着门缝下透出的光,有点忐忑。自从昨晚她轻薄了顾未易,两人还没碰过面,待会儿气氛真不知道要如何的尴尬。

    她深吸一口气开门进去,顾未易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她讷讷地招呼了句:“我回来了。”

    顾未易本来昏昏欲睡的眼睛一亮,坐起来:“吃过饭了没?”

    “吃过了,在片场吃的盒饭。”

    顾未易咧嘴笑,话中有话地说:“幸好你吃了,不然太饥渴我可顶不住。”

    末末心底的熊熊烈火被他撩了起来,用力把手里的包包扔向他:“你烦不烦啊,我都说不是故意的了。”

    他笑着躲开:“有人恼羞成怒了。”

    末末过去捡包包,顺手给了他两拳:“你吃过没有?”

    他绷紧了肌肉任她打:“没吃,等你做饭。”

    末末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要不要脸啊?我这么累你还叫我给你做饭?”

    顾未易拍拍她的头:“话不是这样说的,冰清玉洁的我昨晚被你这么猥亵,你至少得做个饭补偿我受伤的心灵。”

    末末气闷无语,咬牙切齿丢出一句话:“你真是没心没肺。”

    顾未易笑纳,道:“不怕,至少我还有胃。”